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薛文德: 我的打工生涯

发布时间: 2018-11-07   点击量:195次, 编辑:薛文德 分享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中国广大的农村,一少部分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的农民,率先走向城市,加入到刚刚起步的城市基础建设当中,他们在农闲时间,背着简单的行李的跟着一个叫做"包工头"的人,来到城市承揽工程,在一个个临时组建的建筑队中,他们被叫做"民工"‘。当时流传着这样两句话:"远看逃难的,近看要饭的,走近一问是搞基建的","民工民工,可怜的蛋疼,吃的干馍就生葱",这虽是民工们自我贬损的笑话,也确实描述了当时农民工的生活情形。

1984年,我刚开始上高中,家里经济十分困难,为了給家里减轻负担,我在这年暑假期间第一次走出家门,跟随邻村一建筑队来到省城打工。

大家的工程任务是给一所新建的小学砌围墙,我因为没有技术,只能给人家当小工,拉砖,和沙灰,给架上的灰斗子铲灰,几天下来,累得我腰酸背疼,尤其是十个手指头,有七八个手稍被红砖粗硬的表面磨得生疼,手皮磨损得剩下薄薄一层,其中四个手指头已被磨穿,四个圆圆的小窟窿虽没有鲜血流出,但挨着任何东西都疼痛不堪,一位大我几岁的工友王哥告诉我,不能用手指去夹砖,要用两只手掌去夹,这样才不至于磨破指头,并在下工后帮我找来白胶布,将那四个手指包缠了起来。第二天上工,我照他说的去做,果然效果不错。我十分感激工友的热心帮助,,大家最后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时值盛夏,每天前半天还凑合,到下午三点上工时,太阳正火辣辣地悬在头顶,大家脖子上都围着毛巾,但汗水还是擦不退。我第一次饱受了生活的艰辛,劳动的不易,但我没有流泪,咬牙坚持了下来。不到半个月,我已是一个合格的小工,每天挣20元的工钱 ,每天晚上躺在硬板床上,想到父母为了大家兄弟三个付出的幸勤劳动,觉得自己已长大成人,应当为家里分担一部分责任,于是也就不觉得怎么疲累了。

时间很快过去二十多天,不巧的是,快干够满月时,我不小心脚被砖堆子上滚下的一块红砖砸伤了左脚大拇指,疼得我走路也一瘸一拐,看时大拇指指甲盖青黑一片,工友王哥说,指甲怕是保不住了,劝我回家别干了,好好去读书。我掐指一算,也快收假了,就干脆卷了铺盖和一位正好回家有事的工友一起回家了。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考上大学,再一次走进打工的队伍中去,在舅舅的帮助下,我来到省城一家自来水管道安装企业,成了一名管道工,这一干就是五年,期间我参与了许多大型饮改水工程,如渭北饮改水工程,宜君县饮水工程,安康汉江引水工程,清涧县城饮水管网改造工程等,在生活历练中,我也由一个"愣头青"成为一个初谙人情世故的社会青年,获取了许多在大学课堂学不到的东西,仅管我为三年寒窗苦读没有考上大学,对不住父母的一片谆谆望子成龙之心常愧疚不安,但一切似乎又都是命运安排,顺乎自然,值得欣慰的是我做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一直都在努力上进,不敢有丝毫懈怠,为改善生存条件和生活质量积极求取。这期间,社会环境的进步使得进城务工的农民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字:农民工,但农民工社会地位和正常收入的改观仍经历了一番曲折的进程。

1993年,当了父亲的我告别省城的农民工身份,回到故乡当了一个地道的农民,和妻子共同担当赶抚养儿子,建设小家庭的责任,一边搞家庭副业,一边作务五亩果园,农闲时间仍去打工。

2003年冬,我随几位乡友来到西安大唐芙蓉园的建筑工地,由于吃住条件太差,干了十多天就辞工了,工钱也没拿到手,这年年底,听说全国各地爆发了多起农民工讨薪维权的游行活动,后来听说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直接过问下,农民工的血汗钱才有了专门的监管机构,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农民工的社会地位才真正得到了改善,可我却在之后的几年里,再也没有勇气去打工。

2008年,当故乡土地的使用价值在"一亩园十亩田"的农谚提携下一度达到高峰,之后随着苹果在优生区种植面积不断扩大,故乡发展苹果生产的劣势逐渐呈现出来,人们不得不再次调整观念,谋求新的发展,地处关中"白菜心心"的故乡父老乡亲,放弃一家一户单一而收不抵支的耕作模式,许多青壮劳力把外出打工做为家庭创收的主要途径,我于是不得不再次走上打工之路。

无论是环境改变人生还是人生改变环境,我觉得,每一个追求上进,积极面对人生的人,只要在所处的环境中充分发挥个人潜能,体现人生价值,再提高一个层次说,只要一直为心中那个或大或小的梦想而努力,大家就不枉活着的意义。农民工,,做为一个特定时期的职业概念,已写进社会历史进程的记事本,也许我的后半生将伴随着农民工的身份,一路走下去,我无怨无悔,顺其自然,也在不断调整心态,寻求突破,因为只要不懈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上一篇:【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变进新时代,筑梦... 下一篇:【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我现如今的矿工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