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作品

我家那个“小孩儿”

发布时间: 2018-10-31   点击量:459次, 编辑:张建龙 分享到:


“爸爸,我讨厌你”,两岁多的女儿低头撇了我一眼,坚定的说到,攥着自己的小手,使劲扯衣服。

我看着她哭红的双眼,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无奈的笑了。下午去上英语口语课,一半课程没完,她就哭闹着要回家,一顿安慰不起作用,无奈索性遂了她。然而一走到小区门口,远远望见门口的小猪佩奇摇摇车,她就欢喜的直奔而去,俨然忘了刚刚才哭过,我板着脸对她命令道。

“可乐,刚在学校你说要回家的,要说话算数”

“我要玩摇摇车,爸爸给我一个硬币”。她完全无视我说的话。

“没有”,我慢条斯理的想要她放弃玩的念头。

可是,她无动于衷,反而又开始了哭闹,一气之下,我直接回家,她看我走了,只能跟着回家,一路上,大家没说一句话,径直进了小区电梯。

“爸爸,我讨厌你”。这是她第一次对我说出“讨厌”,我平时在矿上上班,回家的机会少之又少,看到她这样,我既心疼又生气,可是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只能压着火气。窝火的想不通在上课、回家和出去玩之间,她怎么能只知道玩,小小年纪就不爱学习,长大了还怎么成才。

电梯在一层层的往上走,大家相顾无言,那句“爸爸,我讨厌你”一直扎着我的心。

我想起了她刚出生时,我在产房外抽了两包烟,满脑子都是对闺女的渴望和憧憬,憧憬她可爱的样子,憧憬她能快乐的成长,对她无欲无求的日子,只是希翼她能够健康快乐的长大,可是,现在怎么了,因为她不愿上课,我就要剥夺她玩的机会,对她的要求不理不睬,用冷暴力让她屈服吗?这样的变化,让我回到家里一阵反思。

也许从她吐字不清的给我背诵了几首唐诗起,我就开始有目的让她接受我安排的学习,有时她连理都不理,有时会坚决的说“不”,有时会一脸无辜的说,“爸爸,我不会”,这些不“成器”的表现,让我更加着急,到处物色早教机构,要早早把她送出去上课,让专业的老师教她成才。

在我为她选择报班学习的时候,心中抱了各种各样的希翼,我希翼她能够早早的接触外语,希翼她比同龄人能优秀点,希翼她从小就自律。可是她还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外语、优秀、自律这些词强加在她身上,似乎有点欲速不达,而我的种种教育,让她莫名其妙,那些对她来讲说都说不清楚的词,又怎么会激起她的热情,又怎么会按照我规划的路线行事,满足我的要求呢!

我的脑海中闪现了她坐在秋千上哈哈大笑的样子,摇摇车上我给她一枚硬币的幸福感,她信笔涂鸦的小鸭子,肚子是一个大大的不规则圆圈,点睛的小原点···她长长的睫毛,明亮的大眼,指着黑板上自己画的鸭鸭,手舞足蹈的喊“爸爸,爸爸,看我画的鸭鸭”。这样的天真烂漫的样子,让我于心不忍了。

想到这,一阵愧疚,我抱起了她,她把小脸埋进我的肩头,又一次嗷嗷大哭,是委屈,是伤心,也有对我有声的抗议。

原谅我,女儿。在为人父母的这条路上,我一直是在摸索中向前,我想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父母都想尽自己所能把一切美好和爱都给孩子,可是在这个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我习惯用“为了你好”来安慰自己的焦虑,忽略了你的年龄,你的意愿,你的心智,以为的爱和希望,在你那里成了格格不入的成长负担。

我想我要停止这种无休止的教育了,从现在开始,爸爸要敬重你的意愿,发扬你的爱好,要用心记住你每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接受你的平庸,以一颗平衡的心态,看着你慢慢长大,成长为一位心智健全的小孩,真实的小孩,走自己路的小孩。(张建龙)

上一篇:【散文】秋收 下一篇:致亲爱的矿工兄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